妖里妖气

请勾搭我

[邱蔡]入梦(3)

#ooc有
#私设有
#云梦洛水与暗香巫澄为原创人物
#cp:邱蔡 微量云暗云掉落

夜色蒙胧,此刻的玲珑坊内歌舞升平,歌妓们唱着淫词艳曲,达官贵人们忙着寻欢作乐,喧闹的人声尽教倾进蔡居诚房中。刚应付完一位难伺候的富家公子哥的蔡居诚有些疲惫,刚准备和梁妈妈说他今天不接客了,又是一阵敲门声响起。

“居诚啊,洛水小姐来了,你可要好好招待人家。”随着梁妈妈有些谄媚的声音响起,洛水迅速走进蔡居诚房中。刚坐定便急切问道:“昨天我给你的药怎么样,还有没有做什么梦?”

一想起昨晚的梦境,一股夹杂着羞耻的怒火涌上蔡居诚心头,怒道“你那是什么破药,害得我——”做那种梦。

洛水被蔡居诚这一吼给唬得缩了缩脖,心中有些疑惑,难得自己研制的配方出了问题?洛水一双好看的杏眼咕溜一转,督见了蔡居诚床上崭新的床单,瞬间明白了什么,故作深奥地点了点头,道:“哦——我明白了,蔡师兄你不会是做了那种梦吧?”

“你说哪种梦?”蔡居诚咬牙切齿的发问。

“就是那种醒了得换裤子的梦。”洛水诚恳无比地回答。

蔡居诚被洛水的回答气得青筋暴起,洛水对此早已见怪不怪,殷勤地给蔡居诚倒了杯茶,赶在他发怒之前生硬地转移了话题:“蔡师兄你息怒,我今天了是有事要求你。”

葬居诚抿了口茶,算是消了点火,问道:“什么事?”

“蔡师兄你会绣花吗?”

“咳咳。”蔡居诚被这个问题惊得差点将茶给喷出来,“你这是什么问题?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做这种事?”

洛水则是一脸了然地摆摆头,道:“蔡师兄你就别装了,前些天萧居棠小道长都告诉我了——”

“告诉了你什么?”蔡居诚眯了眯眼,神色不太高兴。

“说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绣花绣得特别好,心灵手巧心灵手巧。”简直和金陵城那些大家闺秀似的。

洛水很识时务地把后半句憋在了心里,没敢说。

终于在洛水的软磨硬泡下,蔡居诚勉为其难地同意给她一块自己曾经绣的小鸡手帕让她拿回去观摩,接着便忙不送地让她滚。

洛水感天谢地自己承诺给巫澄的刺绣有了保障,十分自觉地准备离开,屁颠屁颠地开了门,却在开门的一瞬间又恢复了平素那副人模狗样的样子,对着门外人轻声细语道:“这位道长也是来找蔡师兄的吗?”

闻言,里屋的蔡居诚愣了愣,心中浮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门外的人没有回答,过来好像时候才发出些许动静,绕过洛水,走了进去。

纤尘不染的一双黑靴,黑白相间的道袍上纹着武当弟子标志性的仙鹤图案,一双冷若冰霜的脸紧紧盯着蔡居诚。而此刻蔡居诚正披散着头发,一头墨发直直地垂在背后,直到腰际,衣服有些散乱,一副衣冠不整的样子,看了不由得让人产生误会,浮想联翩。

许久来人轻启嘴唇,叫道:“师兄。”

靠,又是邱居新。蔡居诚在心里把无上天尊他老人家骂了一百遍。

一旁的洛水敏锐地察觉到了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氛,赶忙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跑到两人中间,手指拈起那块小鸡手帕,朝蔡居诚挥了挥道:“蔡居诚,那么我先走了哦,祝你和这位公子过得愉快,明天我还会再来的。”语毕,似乎又嫌不够,又向他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临走前还意味深长地拍了拍邱居新的肩。

目睹此景,邱居新很是不悦地皱起了眉头,眼底闪过一丝波澜。

洛水离开了。

偌大的房间只剩下两人。

蔡居诚揉了揉太阳穴,深吸一口气,准备面对现实,毕竟该来的早晚要来。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