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里妖气

请勾搭我

[楚留香乙女/方/蔡/原]当你去了玲珑坊

◆方思明/蔡居诚/原随云
◆ooc归我男神归你
◆私设如山

◆方思明
你抱着一个箱子来到玲珑坊门口,里面装满了两个月以来辛(fang)苦(si)攒(ming)下(song)的宝石,美滋滋地准备挥霍一下。

梁妈妈见到这么多宝石,忙屁颠屁颠地过来问你要见谁。

好不容易来一次当然是要点最贵的了。

你大手一挥,指明要见花魁方莹,浑身上下充满了视金钱如粪土的暴发户气息。

眼见梁妈妈拿走了一箱宝石,你的心隐隐作痛。

有钱能使鬼推磨,你毫不费力一路畅通无阻地进了方莹的房间,气定神闲地坐下,准备一睹花魁芳容。

“我给你这些宝石,是让你用在这种事上?”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

你“腾”的一下站起,大脑一片空白。

“方方方……方思明!!!我不是我没有!你你你听我说,刚刚莫名其妙一阵怪风,那个什么梁妈妈就把我拖进来还拿走了我所有的宝石!!!”

你信口胡掐,转头却看见方莹站在门口,松了口气。

也对,自己对象怎么可能是个胸比自己还要大的女人。

刚才绝对是幻听了。

绝对。

方莹踱步过来,对着你挑了挑眉,开口道:“小蠢货。”

方思明的声音。

你打了个冷颤,预感到大事不妙。

下一刻,方思明俯身过来,你被困在了他与桌子中间。

“不过,姑娘既然来了,我一定会好、好、服、侍。”

——《思明兄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来玲珑坊了》《还有为什么你的胸比我的还大》

◆蔡居诚
当你第81次被蔡居诚从房里丢出来还顺便被砸了一个茶杯后你痛下决心:

本少侠以后再也不去找蔡居诚那个狗逼了,谁去找他谁是狗!!!

愤怒的你把梁妈妈叫了过来,佯装淡定地问了问玲珑坊有没有其他好看的小倌。

哼,三只脚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

梁妈妈一开始看你脸色不对还担心会不会失去你这个大主顾,见你问了这话又是满面春风,急忙向你推销起怜花来:

“怜花这人呀,成熟温柔又体贴,江湖上好多女侠都慕名而来只是想见他一面……”

成熟温柔体贴?

你随即想到了与这几个词毫不相干的某人,冷哼一声,丢给梁妈妈一袋银子,点了怜花,期间还有意无意地向蔡居诚房间的方向大声说话。

梁妈妈拿了银子,美滋滋地准备带你去找怜花,蔡居诚的房门“砰”的一下被打开,怒气冲冲的蔡居诚不由分说把你拎了进去。

哦,蔡居诚还不忘把那袋银子拿了进去。

“你有什么想说的!”蔡居诚怒发冲冠

“快把银子还我,这是人家给怜花的见面礼。”你火上浇油。

你伸手去抢银子,却被蔡居诚顺势一拉,整个人扑进了他怀里。

“这袋银子是我的了。”蔡居诚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你试图抗议,却又听见他别扭的补充了一句:

“以后只许你进我一个人的房间。”

——《算了为了蔡师兄狗就狗吧》《不过只许我一个狗》

◆原随云
经过一堆进过蔡居诚房间的师姐们的嘲笑和怂恿后,你决定瞒着原随云悄悄去玲珑坊一睹传说中武当弟子的真容。

你早早起来,心虚地告诉原随云你要和师姐们出去办事,得出门一天。

原随云只是嘱咐了你一些琐事并无多问,你暗自得意,认为自己演技过人。

然而半个时辰后你看见原随云在玲珑坊附近的小店中买东西时你真想一把拧下自己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

当然临死前也一定要拉上师姐们陪葬。

你换了身装束,把自己裹得爹妈不识,全然忘记了原随云压根看不见你的事实。

在众人惊诧目光的洗礼下,你鬼鬼祟祟地走近了玲珑坊大门,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然而通往成功的路上总有一块绊脚石,比如说你撞上的这个人。

而且这块石头……哦不人长得很眼熟。

原随云。

你小心翼翼地道了歉,准备绕过他继续前进,却不想被他一把拉住。

“夫人这么急是要去哪里啊?”

“这位公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你无比心虚,试图挣扎一下。

你冷不防被原随云拉了一把,他将嘴附到你耳边,恶劣地吹了口气,缓缓道:

“原某不才,不曾见过夫人芳容,可夫人的声音脚步原某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呢。”

——《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去玲珑坊了》《这一切都是师姐的错》

评论(6)

热度(1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