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里妖气

请勾搭我

[明侠]甜透

◆方思明x你(bg向)
◆流水账无剧情无脑甜
◆少侠视角
◆ooc有私设有
◆可能会有后续



0.

我叫蓝思久。

蓝思久的蓝,方思明的思,天长地久的久。

我爹娘说这是一个在月老庙门口算命的江湖术士给我起的,说什么是月老梦中显灵亲赐的名字,还花了十两银子来着。

唉,天命难违。

连月老都觉得我得和方思明天长地久。



1.

我和方思明拥有半个带浪漫色彩加粉红泡泡的初遇。
不要问我为什么是半个。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暴雨天。

我长裙飘飘,黑发微散 在江南的小路上——飞奔着躲雨。

像所以老掉牙话本中佳人遇到才子那样,方思明打着伞,出现在我的眼前。

脚下的泥坑也十分配合地使我一个踉跄,向前扑去。

这可真是一个唯美爱情故事的开头。

前提是我再长高那么一点刚好够到方思明怀里而不是一头栽到地上还顺手一扒拉将他的伞给弄坏了的话。

后来还是方思明看不过去 带我去了附近的客栈。

一定是因为我貌美如花,他对我一见钟情。

我心里美滋滋的。



2.

如果非得为方思明量身定做一个话本的话,那么他一定是那种高贵冷艳不理世俗的神秘高人。

嗯……还得加上一条不为色动。

不然当时他怎么会抛下我这个绝世美女不管转身就走呢。

后来还不是找了个外面雨太大伞坏了的借口折回。

肯定是舍不得我突然反悔又不好意思才这样说的。

肯定是这样的。

不过外面的雨确实有点大。

天公作美天公作美。



3.

我厚着脸皮和方思明从天南聊到海北,试图找到共同话题。

结果就是我叽里呱啦说了一堆,他只是淡淡瞥我一眼或冷冷道声哦。

好在我脸皮厚如华山雪。

我都有点惋惜为什么自己当初去云梦学医而不是去做推销,简直浪费才能。

在我有一次查户口般问了一堆问题后 方思明终于开了口:“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好问候你祖宗十八代啊!”我顺口接过话。

完蛋,不小心把平时怼澡堂里武当登徒子的话用上了。

我觉得我觉得是方思明此时见过的第一个也是最洒脱不羁不落凡尘的小仙女。

不然他怎么会用包含如此复杂情感的眼神看我。

不过即使他在心中再怎么夸我我也绝不原谅他往边上挪了挪的行为。

除非给我一块金风玉露团。

不,两块。



4.

我和方思明相知相爱的过程实在不算愉快。

几乎每次都是我死乞白赖的跟着他,他还总是一副嫌弃的样子。

简单来讲就是冷淡。

什么女追男隔层纱都是假的。

分明隔了一个万圣阁一个云梦。

不过说起来要不是他有意无意的纵容,即使脸皮厚如我也会打退堂鼓的吧。



5.

后来方思明大概对我的牛皮糖战术有所动容,慢慢和我亲近起来。

有次甚至还无意向我袒露了他的身份。

那次他喝了一点酒,有些许醉意,站着月光下,朦朦胧胧的。

特别好看,像天上的仙人。

他很难得地和我聊了很多,问我为什么总是跟着他。

因为喜欢啊。我不假思索道。

他愣了下,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直白。

方思明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什么。

聪明如我,一下知道他肯定又要问为什么,便实话说是因为他好看。

“那,如果我是万圣阁的少主,你还喜欢吗?”他声音有些沙哑。

“为什么不呢?”我嫣然一笑,目不斜视地看着他。

他转过头,略微有些失神,装出一副什么也没听见的样子。

可我明明看见他手抖了下,差点打碎了酒杯。



6.

大抵是那天后方思明对我的态度越发不同。

主动为我打伞做饭送水,甚至还会主动问我想要什么。

我有一点冷宫妃子突然变成皇后般的受宠若惊。

终于我忍不住问起他为什么这样做,我们又不是什么关系。

我承认后半句话有那么些小小的报复的意味在里面。
不是吗?方思明只是简单回了我三个字,还对我挑了下眉。

不过他挑眉的样子真好看。

用很俗套却又很贴切的话来说就是我的心都为他漏了半拍。

算了,看在他这么好看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他的表白吧。

唉,颜控的人生总是比较跌宕起伏。



7.

其实那天方思明告诉我他是万圣阁少主时我的镇定反应是有水分的。

掺水的人就是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塑料闺蜜张三。

这一切的一切得归结于我们某次在江南偶遇是他向我大吹特吹他在金陵城认识的美人们。

我不甘示弱,添油加醋地向他讲了我和方思明的事。

当然大部分是我在现实生活的基础上加上了一丢丢的想象。

张三听到方思明这个名字时十分震惊,还向我完美地描述了方思明的长相。

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暗恋我家思明。

张三故弄玄虚欲说不说。

最后以我威胁他把他在名士录上写楚留香不举的事告诉香帅从而胜利告终。

当我知道方思明真实身份时我的嘴巴大的可以吞拳头。

只是后来仔细想想,这件事好像也没有那么不可理喻无法接受。

毕竟,不管方思明是谁,我都喜欢。

这就够了。

-Fin-

评论(7)

热度(159)